欢迎来到弟四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lynnspanties.com。弟四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作者 刘凯志作者简介:刘凯志,1969年1月入伍,1985年转业。曾任山东省成套设备局秘书科长、综合处

刘凯志:从军行 (第七集)

作者    刘凯志


作者简介刘凯志,1969年1月入伍,1985年转业。曾任山东省成套设备局秘书科长、综合处副处长、山东省甘霖实业公司经理等职,内部退休后一直从事乒乓球教练工作,曾为不同省、市专业乒乓球队培养、输送13名优秀运动员。自2012年起任美国新泽西州青少年乒乓球教练员。


从 军 行

      ——在陆军第16军的成长纪实
     (1969--1978) 【7】 

        我和战友们渴望已久的正式演习--陆军师对加强摩步营山地进攻终于打响了。


        天色朦朦胧胧地在东方泛起鱼肚白,我加强步兵排从驻地出发,在演习背景下向集结地域开进。东北的九月中旬天气已经转凉,那是一个美丽的晨曦。瞬息之间,山林中腾起轻雾,将山峰、树林、道路掩盖起来。当我们看到阳光隐现其间时,发现近处林木的叶子已经泛黄了,许多树干竟然染上红色。阳光照射下,每片叶子上的露水,如同不可胜数的碧玉珍珠。透过这晶莹的露珠极目远望,刹那间,整片的山都在闪闪发光。我们知道,秋的主题再美,也就是眼前这静谧的一刻,这里很快将告别宁静,四周将会在大炮的轰鸣声中震动起来,硝烟与震雾似乎色泽相同,但在军人眼中的美景唯有取胜的天平。太阳完全升起来了,我身后的通信员从报话机中传达营长命令:“隐蔽接敌,进入进攻出发地区。”我加强排每人戴着枝叶编织的伪装草帽立即以前后疏散队形沿雨裂沟经观演台西侧实施接敌运动(此刻,观演台上的沈阳军区江拥辉副司令员及各野战军首长们拿着望远镜观察我排接敌运动)。敌开始组织炮火拦截射击,爆炸点在我排的接敌路线四周接连不断地显示出来,我们加快前进速度,人与人之间始终保持约5--7米的前后距离,按时到达进攻出发地区。随着几声巨响,敌航空兵对我实施空对地战术导弹袭击,右前方几团巨大的蘑菇云缓慢升腾,全体人员迅速进入猫耳洞戴上防毒面具。随即,观演台上的大喇叭响起(观演台设在我排进攻出发地区后方约200米半山坡处),“现在,突击排长正在组织战斗。”我前胸伏在堑壕内上沿,左右两侧是本排班长及配属分队的排、班长们,我那清晰的声音透过大喇叭在观演台上回响:顺我手指方向看去……我开始介绍地理方位和战术方位;介绍当面之敌的兵力、火力配置;介绍友邻及其任务;明确我加强步兵排作战任务及各班(排)具体任务;明确信号协同;对表;规定我的第一、第二代理人等。我组织战斗的时间虽短,却为观演台上的首长们提供了02号高地附近的敌我战场态势及我排决心撕开突破口的具体打法。我的话音刚落,两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师炮兵团以猛烈的炮火对敌实施第一次火力准备。炮弹的呼啸声振耳欲聋,“日--咣”!“日--咣”!炮弹连续不断地从我们头顶上飞过,敌02号高地顿时变成一片火海。我排所在的进攻出发地区与敌阵地前沿相距不远,炮弹落地炸开的烟雾几乎就在我们面前飘移。烟雾遮住了敌我双方的观察视线,在我方强大炮火的掩护下,我带领加强排沿纵向交通壕向前方180米处的冲击出发阵地隐蔽前出,我们在运动中似乎感到炮弹的呼啸声揪起了头发,捣鼓着耳膜。炮火连天,真实再现,若是非军人置身于此,必魂飞魄散无疑。突然,在我前面不到5米处出现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军人,他蹲在交通壕内(本排必经之处),面对02号高地,口中大喊,“不能通过,前面太危险!”我心里异常纳闷,在这实兵实弹的演习场内,何时冒出了这么个人?我大声质问:“你是什么人?”“我是团保卫股H干事。”就在这一问一答之间,我猛地觉得身后有人推我,我一回头,只见我身后紧随着的战友们涌挤而来,他们见我停下来了,都不由自主地开始放缓脚步。我立即意识到,一旦在此发生拥堵,后果不堪设想。此刻的观演台上有多少首长架着望远镜盯着我们,时间半秒钟也耽误不得。千钧一发,多言无益,我突击排岂容眼前这个胆小鬼挫我刀尖之锋?看来用语言是无法迅速搬开这块“绊脚石”了。我还是那句话,我本是一个讲文明懂礼貌的斯文人,但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说时迟,那时快,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飞起一脚(爆发用力)直接踢向他的后腰,只见他“唉哟”一声立即前胸俯地,我干脆一不作二不休,踩着他的身体快速通过,我身后的通信员、四班长等战友们学着我的样子对其踩踏而过(交通壕极窄,不踩这个大块头根本过不去)。全排终于在冲击出发阵地迅速展开,以手中的轻武器对敌阵地的人头靶实施精确射击。按照演习要求,既要打得快,更要打得准,军导演部将专门检查和统计本排实弹射击的具体环数。情急之下,我一把夺过通信员手持的半自助步枪(此次演习中我先后两次夺其步枪),对前方人头靶实施快速射击,为的是给本排增加射击环数(因距离远使用手枪不便),通信员大叫:“排长,我用什么枪打靶?”我一边速射一边喊:“你注意与营指保持联络,你没有打靶任务。”我连着快速地打了几个弹夹实弹,只听通信员喊声又起:“营长命令,开辟通路!”我立刻吹响指挥喇叭一长两短音,工兵们开始运用抛射装置引爆敌雷场,连环爆炸几乎近在眼前。正当我排准备发起冲击时,步话机响起,里面传来营长略带沙哑的声音:“军导演部通知,你排工兵开辟通路沒有成功。”临机处置,我立即命令:“四班长,爆破出击!”“是!”四班长应答后迅速组织爆破,只见四班战士俩人一组,每人握着一根长长的爆破筒,在我方火力压制射击的掩护下,分组交替跃进,对敌雷场实施连续爆破。与此同时,我方3辆“T59”式坦克成品字形已经冲向通路。快速驰来的坦克轰鸣着刺耳的马达声,那声音近在咫尺,立刻淹没了我的指挥喇叭的声音,呛人的尾气和弥漫的烟雾几乎让人看不见身边的战友。我排开始组织步坦协同,快速收拢,按指定顺序紧随坦克迅速通过通路,全排四个步班从到达通路口起至全部通过的时间共计39秒,完全符合导演部规定。随后,我排立即以漂亮的梯次队形扇式展开,在加強分队的火力支援下,充分利用地形地物,此起彼伏地对敌发起交替冲击,每个战士的单兵跃进动作可谓完美无缺。距敌约35米处,我吹响指挥喇叭急促数短音,全排开始投弹,密集的手榴弹像蝗虫般飞进敌工事内,震撼力极强的喊杀声顿起,我加强排顽强突入敌一线前沿阵地。随即,我用指挥喇叭发出命令:各配属分队立即跟进。加强我排的各作战分队及本排轻机枪班在我方的坦克火力支援和师属工兵对敌实施烟雾迷茫的掩护下,迅速到达指定位置并完成了射击准备。几乎在我排组织开辟通路的同时,我排左侧枪炮声大作,本连第一排沿02、03号高地结合部向02号高地之敌展开猛烈助攻,以牵制该高地之敌向我排突击地点实施战术机动。


        02号高地前沿被我突破后,其龟缩之敌一部利用工事掩体,一部凭借暗堡机枪和两辆装甲步战车对我实施火力压制,固守待援并企图趁我立足未稳伺机实施反冲击。我当即命令营属82无后座力炮兵排、师属喷火班对敌主要火力发射点实施直接瞄准射击,营属重机枪排、连属60迫击炮班及本排轻机枪班对敌核心工事实施压制射击,火箭筒班侧击敌步战车,我方坦克对敌核心阵地主要目标实施炮火催毁,并准备发起碾压式冲击……一切顺利,正当我准备发出“冲击前进”的命令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师属喷火班分别从不同位置突然发射出数条与预演射击角度完全不同的火龙,打乱了协同规定的射界,其中两条火龙的交叉点竟然挡在我排的冲击地段正面(虽不符合预演要求,但实战效果更加逼真,当时无法判断喷火兵的实射动机),全排战友顿时被喷火兵的不可思议之举惊呆了。“喷火班这群蠢猪,这不是挡住我们吗?这仗还怎么打?!”四班长愤怒已极,破口大骂。本连炮排长说得更难听:“这是协同配合的严重失误,射向偏得离谱,真要打起仗来,这帮平时吊儿郎当、白白胖胖的老爷兵还不得往咱们身上喷火呀!”“都住口!”我大喝一声:“现在最要紧的是冷静。”面对突发事件,我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着,眼下有三种选择:一是冲击时以步坦协同为名从火龙外侧绕过,但这样做的后果是演习科目漏掉了肃清残敌这最后一项。二是硬冲,但火借风势,秋草狂燃,半人高的火龙横在前面,硬冲确有危险,真的出了事故我作为直接责任者麻烦可就大了。三是等火势减弱后再发起冲击,别小看这半分钟、一分钟时间,这要承担贻误战机的责任,更是军导演部绝不允许的。唉,这次演习可真是倒大霉了,H干事加上喷火班,这两只拦路虎都出在内部。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唯有贯彻毛主席提出的“严格训练,严格要求,才能打仗”的“两严”方针才是唯一选项。眼下若是实战怎么办?能不发起冲击吗?能不肃清残敌吗?残敌是后续部队的隐患,必须全歼务尽。我仔细打量眼前火势,虽然它凶猛地挡在敌工事前沿,但敌工事的地势高度并不明显,并非我由低处向绝对高处之敌发起攻击,若突破时细心加快速是完全可能越过喷火区的,我的决心已定。这时,步话机里传来营长焦急的声音:“二排长,你那里情况怎么样?”显然,营长已从望远镜里发现了情况异样。我刚想汇报,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一个念头忽然闪过:眼下时间来不及了,不能将难题再推给营长,万一真的出了事故就是我一个人的。我并没有回答营长问话,一边将报话机扔给通信员,将手枪插进枪套内,一边从通信员身上取下半自动步枪,上刺刀,果断吹响指挥喇叭--冲击前进。本来预演时我的指挥位置在第四、第五步兵班的结合部,但眼下突如其来的情况不允许再按部就班,为了让战友们不再犹豫,我第一个从阵地越出,高喊:“杀进去,肃清残敌!”全排战友迅速出击,放声大吼着,个个奋勇,人人争先,喊杀声浪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我们从火势相对低处飞速冲过,杀入敌核心阵地,壕内格斗,肃清残敌。


        此时,02号高地枪炮声已停,我方炮火开始向敌纵深延伸射击。由于炮火转移的缘故,观演台上大喇叭里传来的声音这时便可以听到了,“我突击分队已冲入敌二线阵地,他们正在肃清残敌……我后续梯队已接近通路。”突然,那声音变得喜悦高亢:“大家请看,我大部队开始通过通路了!”肃清残敌的战斗几分钟即告结束,全排进入一片松树林。林中,清风徐徐,吹拂着我们湿透了的军衣。大家一边坐着大口地喘气,一边看着后续大部队朝着我们开辟的通路蜂拥而至。营长一边带着营部人员从我们歇息的松树林边跑步前进,一边指挥全营小群多路地向敌纵深攻击前进。本排转为连预备队,所加强的各个作战单位陆续归建。


        随着红方两个步兵团在不同方向相继撕开蓝方加强摩步营的防御“口子”,标志着演习第一阶段已经结束,观演台转场,演习进入陆军师发展进攻的第二阶段--以穿插分割为主要打法的纵深战斗。在此通报如下,本次师演习共分为三个阶段:接敌突破、穿插分割和合围歼敌(其中包括演练“三打三防”科目、各作战单位密切协同、预备队投入战斗、反击突围之敌、阻击援敌、撤离战场等等),军导演部在各个阶段均有不同的战斗发展设想,而我排转为连预备队后的演习任务则至此结束。


        回到驻地,营部通信员传达营长指示,让我速去营部。我一进门,便见营长正躺在房东家的炕上,摇头晃脑地随着半导体收音机里杨伟才的唱腔美滋滋地哼唱着,而炕桌上则摆着三盘菜和一瓶高梁酒。营长见到我便说: “刚刚师首长把电话直接打到营里,表扬咱们喽!还特地传达了军区江拥辉副司令在演习结束时作的重要指示,其中有一句话,‘第142团撕口子的打点分队技战术不错,排长的组织指挥也不错’。”他眉开眼笑地指着炕桌上的一盘猪肉炖粉条说:“这是营部为庆祝演习胜利结束而改善生活的菜。”又指着一盘油炸花生米和一盘大葱炒鸡蛋说:“这是我自己掏钱自我改善生活的菜,当然也是请你喝酒的菜。”他举杯在手,动情地说:“庆祝演习胜利!”“庆祝演习胜利!”我由衷地跟着他说,我俩一饮而尽。“营长,首长表扬我们二排,是与您这位二排的老排长、三连的老连长对我们排关心教育严格要求分不开的。我自参军以来,您手把手地教我,才使我成长到今天,这杯感谢酒我敬您!”“小刘,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我是外因,你是内因,外因是事物变化的条件,内因才是事物变化的依据。来,一起干!”酒过三巡,话题就多起来了。万没想到,这酒喝得一波三折,喝得一惊一乍,喝得大难临头。 (待续)